首页>

某患者,男,40岁,有哮喘家族史,前两天因天气变化导致哮喘复发?

时间:2020-11-29 09:44:35 /人气:536 ℃
某患者,男,40岁,有哮喘家族史,前两天因天气变化导致哮喘复发?

来自漆谷由保的回答:

闷、咳嗽,清晨发作加剧,无过敏史,但患有糖尿病,请根

来自孕媒教授王大夫的回答:

【中医】中医药防治哮喘已有数千年的历史,历代医家迎过反复认识与实践,创立了以病因病机学、证候学、治法学为核心的基本理论。有些具有普遍意义的理论,得到了当代医者的继承与发展,从而有效地指导着临床。但是,还有某些具有较高价值的理论问题;尚未引起当代的重视。所以,广泛、深入地进行哮喘古代基本理论的研究,对于完善和提高中医药防治哮喘的理论水平,更好地指导临床,提高临床防治水平,具有重要的意义。每一位老中医都有自己的独到见解与临床经验,秘方、单方很多的。但需要当面就诊细谈。中医学哮喘这一病名,其概念、含义在不同的时代有着不同的认识与称谓。了解各个不同时代的不同概念与含义,对于学习和研究哮喘的中医论治,具有重要的意义。古人之所以提出“哮”这一名词概念,是根据哮喘发作时发出的声音而命名的。如《诸病源候论》谓之为“呼呷有声”、《外台秘耍》说“喉里呀声气清•程杏轩《医述•哮》说:"哮……,而有呀呷之音。呷者有其声,呷呀二音,合成哮字,以拟结喉间,与气相击故也(引《证治准绳》)。”哮喘之名为宋•王执中在其所著的《针灸资生经》一书中首先提岀的,如他说:“因与人治哮喘,只缪(刺)肺俞,不缪他穴”、“凡有喘与哮者,为按肺俞无不酸痛,皆为缪刺肺俞,令灸而愈”。至金元时期,朱丹溪在《丹溪心法》一书中始以哮喘作为独立的病名成篇,并对其治法、用药原则等做了具体的论述,于是,哮喘的病名便从此时期正式产生了。在此之前,虽无哮喘之名,但历代医家对哮喘的认识,在不同时代的医籍中,对其症状、病因病机等已有了相关的记载或冠以相应的不同名禄。如《素问•阴阳别论》说:“阴争于内,阳扰于外,魄汗未藏,四逆而起,起则熏肺,使人喘鸣”,《通评虚实论》亦有“乳子中风热,喘鸣肩息……”的记载。喘,指气喘,鸣,指喉间作声。同书《太阴阳明论》又将之称为喘呼:“犯贼风虚邪者阳受之,……阳受之则入六腑,……人六腑则身热,不时卧,上为喘呼”,也就是气喘而呼鸣有声的意思。汉•张仲景在《伤寒论》中提出“喘家作,桂枝加厚朴杏子佳”。这里所说的“喘家七实际上是指素冇哮喘病史的患者,其“作”,系指哮喘之发作。《金匮要略•咳嗽上气》说:“咳而上气,喉中水鸡声,射干麻黄汤主之”。这里所说的“水鸡芦”是形容喉间痰声不绝,犹如蛙叫,形象的描述了哮喘发作的典型症状。隋•巢元方《诸病源候论》将哮喘叫做“上气鸣息侯”、“呷嗽侯”、“上气喉中如水鸡鸣侯”。如:“肺主于气,邪乘于肺则肺胀,胀则肺管不利,不利则气道涩,故气上喘逆,鸣息不通”、“其胸膈痰饮多者,嗽则气动于痰,上搏咽喉之间,痰气相击,随嗽动息,呼呷有声谓之呷嗽”、“肺病令人上气。兼胸膈痰满,气行壅滞,喘息不调,致咽喉有声,如水鸡之鸣也”。巢氏除对哮喘的临床表现予以描述外,还对其症状出现机理进行了探讨。唐•王煮《外台秘要•卷九•久咳坐卧不得方》所载“久患气嗽,发时奔喘,坐卧不得,并喉里呀声,气欲绝”。其“发时奔喘‘;、“喉里呀声”明确地表述了哮喘的发作性和证候特点。宋•许叔微《普济本事方•卷一》称哮喘为“鼾喘”,并谓:“凡遇天阴欲作雨,便发,甚至坐卧不得,饮食不进,此乃肺窍中积有冷痰,乘天阴寒气从背、口鼻而入,则肺胀作声。此病有苦至终身者,亦有母子相传者。”对其病因病机、临床特点、预后的描述与文气管哮喘的发病特征是相似的。综观宋代以前医籍所记载的诸如“喘鸣”、“喘呼”、“上气”、“喉中水鸡声”、“上气鸣息”、“呷嗽”、“上气喉中如水鸡鸣”、“鼾喘”等,虽称谓不同,但所表述的对象是一致的。从其症状表现形式上看,一是具有喘息的表现,二是具有鸣响的特征。可见,以上所及之候,均指哮喘而言,只不过在不同的时期有着不同的称谓罢了。这些表现及特征是宋•王执中首先提出哮喘病名以及金元•朱丹溪以哮喘独立篇章的证候学基础。细究之,就哮喘病名的含义而言,从其伊始就蕴藏着两种含义,即广义与狭义。如王执中《针灸资生经》:“因与人治哮喘,只缪(刺)肺俞,不缪他穴”;“凡有喘与哮者,为按肺俞无不酸痛,皆为缪刺肺俞,令灸而愈了前者是广义的,泛指喘息与哮鸣的病症,即喘与哮合称;而后者巳明确的分为“喘”与“哮”则是狭义的。众所周知,朱氏著有《丹溪心法》、《医要》、《丹溪治法心要》诸书,其中《丹溪心法》一书,已经后人多次增删,早失原有旧观,唯有《丹溪治法心要》一书,系朱氏晚年所述,所以,其内容更为翔实,在该书中,他将喘与哮分篇别述,如《丹溪治法心要•卷二•喘第二十》、《丹溪治法心要•卷二•哮第二十一》,从形式上、内容上均加以区分。由是观之,哮喘一名出于宋、元吋代,“哮”与“喘”亦别之于宋、元时代。自明代以后,哮与喘病名鉴别的研究更加深入。如明•虞抟首先在所著《医学正传》中对哮与喘作了区别:“喘以气息言,哮以声响言”,“喘促喉中如水鸡响者,谓之哮;气促而连续不能以息者,谓之喘”。王肯堂《证治准绳》更详细的叙述了二者的不同:“喘者,促促气急,喝喝息数,张口抬肩,摇身撷肚”,“哮与喘相类,但不似喘开口出气之多,……以胸中痰多,结于喉间,与气相搏,随其呼吸呀呷于喉中作声,……待哮出喉间之痰去,则声稍息;若味不节,其胸屮未尽之痰复与新味相结,哮必更作”。《症因脉治》认为:哮与喘的主要区别,在于哮是发作性疾病:“每发六、七日,轻则三、四日。或一月,或半月,起居失慎,则旧病复发°”明代以后的大部分医学著作,已将哮与喘分别论述。如明・龚信辑王宇泰补《古今医鉴•哮吼》、明•龚廷贤《寿世保元•哮吼》、明•王肯堂《证治准绳•哮》、明,张介宾《景岳全书•哮证治》、明•陈文治《诸证提纲•哮证》、明•秦景明《证因脉治•哮病论》等。自清代以后,有的作者仍以哮喘名其卷,如清•何梦瑶《医褊,喘哮》、清•陈复正《幼幼集成•哮喘证治》、清•方仁渊《哮喘论治》等。这是因为:“哮必兼喘”、哮与喘相类,同置篇中便于讨论之缘故,观其具体内容,大多进行了哮与喘的鉴别与区分。现代教科书《中医内科学》已将哮证、喘证分立篇章加以叙述,旨在避免病名的混乱。但是,在现代医学杂志上,经常出现将哮证称为哮喘的现象,究其原因,大多是借用了现代医学哮喘的病名,这是显而易见的。【西医】近年来推荐联合吸入糖皮质激素和长效β2受体激动剂治疗哮喘。这两者具有协同的抗炎和平喘作用,可获得相当于(或优于)应用加倍剂量吸入型糖皮质激素时的疗效,并可增加患者的依从性、减少较大剂量糖皮质激素引起的不良反应,尤其适合于中、重度持续哮喘患者的长期治疗。目前在我国上市的有舒利迭(氟地卡松/沙美特罗:100~250/50μg)和信必可(布地奈德/福莫特罗:160/4.5μg)。1.短效β2受体激动剂常用的药物如沙丁胺醇(Salbutamol)和特布他林(Terbutalin)等。吸入:可供吸入的短效β2受体激动剂包括气雾剂、干粉剂和溶液等。这类药物松弛气道平滑肌作用强,通常在数分钟内起效,疗效可维持数小时,是缓解轻、中度急性哮喘症状的首选药物,也可用于运动性哮喘的预防。如沙丁胺醇每次吸入100~200μg或特布他林250~500μg,必要时每20min重复1次。1h后疗效不满意者,应去医院就诊。这类药物应按需间歇使用,不宜长期、单一使用,也不宜过量应用,否则可引起骨骼肌震颤、低血钾、心律紊乱等不良反应。压力型定量手控气雾剂(Pmdi)和干粉吸入装置吸入短效β2受体激动剂不适用于重度哮喘发作。其溶液(如沙丁胺醇、特布他林、非诺特罗及其复方制剂)经雾化泵吸入适用于轻、重度哮喘发作。口服:如沙丁胺醇、特布他林、丙卡特罗片等,通常在服药后15~30min起效,疗效维持4~6h。沙丁胺醇2~4mg,特布他林1.25~2.5mg,每天3次;丙卡特罗25~50μg,每天2次。使用虽较方便,但心悸、骨骼肌震颤等不良反应比吸入给药时明显。缓释剂型和控释剂型的平喘作用维持时间可达8~12h,特布他林的前体药——班布特罗的作用可维持24h,这些药可减少用药次数,适用于夜间哮喘患者的预防和治疗。长期、单一应用β2受体激动剂可造成细胞膜β2受体的向下调节,表现为临床耐药现象,故应予避免。2.长效β2受体激动剂这类β2受体激动剂的分子结构中具有较长的侧链,因此具有较强的脂溶性和对β2受体较高的选择性。其舒张支气管平滑肌的作用可维持12h以上。目前在我国上市的吸入型长效β2受体激动剂有两种:①沙美特罗(salmeterol):经气雾剂或碟剂装置给药,给药后30min起效,平喘作用可维持12h以上。推荐剂量50μg,每天2次吸入。②福莫特罗(formoterol):经都保装置给药,给药后3~5min起效,平喘作用维持8~12h以上。平喘作用具有一定的剂量依赖性,推荐剂量4.5~9μg,每天2次吸入。吸入长效β2受体激动剂适用于哮喘(尤其是夜间哮喘和运动诱发哮喘)的预防和持续期的治疗。福莫特罗因起效迅速,可按需用于哮喘急性发作时的治疗。


友博国际官方版|九洲国际娱乐备用网址|网站地图